女性视角中的南京大屠杀,改编的面目全非

       如果我没有看过严歌苓的原著,这片我应该会给四颗星吧,毕竟它够煽情,让我哭了。

本来就是改编,忠于不忠于原著,并非那么重要。只是整个故事,除了保留13钗代替女学生赴死亡之宴的桥段外,其他人物完全被颠覆。
英格曼神父只有一张照片,会说中国话沉默的扬州法比成了调戏妇女的收殓师,女学生一出场就开始逃命并经历了原著莫须有的第一轮强奸,赵玉墨居然说着流利英语,李教官升华成民族抗日小分队英雄,女学生跳楼自杀一出更是张艺谋自身的臆想,书娟的爸变成了汉奸,经受不住女人诱惑的陈乔治男扮女装大义凛冽。。。不过肯定了正面作战的国军还是值得鼓掌。
若是改编也无可厚非,但电影确确实实丢失了原著本来的精髓。居然还带上点女人为革命献身的味道。
比如女学生和十三钗之间由对抗到言和的心理历程,比如李教官从江心岛死里逃生的经历,比如日本战败后成年书娟在街上偶遇为日军暴行作证的玉墨由此展开了故事的铺垫。最后十三钗之所以替女学生出征时的争论,也并非电影所表现的单一的“婊子也有情”,而是一种无赖的悲叹自己命贱,一种认命的无可奈何,这点完全忽略,而以一种主旋律的大义冲淡。
但最可惜的,还属书中严歌苓极力想表现出神父(电影中没有出场就被死亡的英格曼神父)因为信仰众生平等,面对学生、妓女到底该选哪类去赴约极为心理针扎。不幸的是这点,电影造就丝毫没有表达,直接就以一种硬生生的态度表明了妓女的命贱,天生该由她们冲锋陷阵。不知道是不是中国式的思维在做崇,觉得这样才够主旋律,还是压根导演就觉得某些女人天生就是牺牲品。
总之,看了小说的同学就不要再看电影了,反之亦然。
另:南京话真好听。

    我一直认为今年来烂片不断的原因在于烂剧本。而张艺谋同样在烂剧本的深渊中不断挣扎,从《英雄》到《三枪》,没有最烂只有更烂。因为原著是严歌苓,编剧是严歌苓,所以我从一开始就对这片抱着期待。如果从现有的票房和口碑上,张艺谋的这场翻身仗是成功的。但是我还是要说,张艺谋的十三钗不是一个好剧本。
 
    是的,张艺谋的十三钗不是个好剧本。(对于我来说,严歌苓的十三钗是那本原著)

在张艺谋的“情色爱国片”《金陵十三钗》在都快下院线的昨天,我才迟迟地进了电影院。我在等自己慢慢把严歌苓的原著从新再看一遍——上一次看是在我还是个文艺女青年的大学期间,当时因为她的一句“你若是爱丈夫,就不能吃得走形,不能肌肉松懈”而注意到这个身为外交官夫人的美籍华人女作家,一段时间内翻出她的各路作品来看。后来疯传她要获诺贝尔奖,伊又出来说这是谣传不是炒作。这些都是后话。

    李安说,电影界有句行话叫做:遵从原著,拍一部烂片;改编原著,拍一部好片。严歌苓的原著,很松散,并不适合拍成一部电影。但是这部电影的剧本,相对于原著让我觉得淡了很多。

关于这部《金陵十三钗》,严歌苓说,她一向不认为这属于这是她最好的小说之一,但是它是“一篇我长久以来认为非写不可的作品”。这倒不算谦虚,《金陵十三钗》的确不算她的代表作,个人认为《第九个寡妇》《扶桑》之类要比这部好看的多。但也的确,南京大屠杀,这是个任何国人无法回避的主题,值得写,也值得看。严歌苓说,把这部故事献给南京大屠杀中的女性牺牲者。所以,这个由女人来讲的,关于女人的故事,无可避免是偏于“阴”的、“柔”的。所以看电影的时候,我总有意无意地在观察,我们的著名男性导演张艺谋会怎样来表达这个故事。这是个有意思的事情。

    电影在人物上作出了很大的改动,一出场英格曼神父就死了;有着西方人脸庞中国人思维的扬州法比不见了;外国神父成为了酒鬼贝尔;乔治陈变成了和女学生一样大,最后是男扮女装成为了十三钗之一;苏娟姨妈的老爸变成了汉奸,而且和玉墨没关系了;苏娟的那位家里卖葡萄酒的同学也被同化得和周围人一样;教官变得更英雄主义,而不是悲情主义……而电影中最大得改变,应该是所有人物的性格变得很单一。例如在剧中,苏娟就变成一个很伟大的姑娘,去掉了小说中十二三岁的姑娘会有的一些小心思。这些改变让电影的主题变得低下——用妓女换处女,到底值不值?原著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我更相信,原著中严歌苓想表达的是批判那些自以为高贵的灵魂。

电影大致尊重了原著,书娟、玉墨,一个懵懂、一个风韵,一个女学生、一个头牌妓女,这两个交相辉映的女人角色,在电影里用了两个眉眼间有几分神似的演员,算是传神。而克里斯汀·贝尔饰演的假扮神父原是做白事的工匠,因为爱上头牌赵玉墨而突然良心大发摇身变成女学生们的护佑者,这个角色是原著中英格曼神父和教堂里其他男人的融合体,虽然有些美化中美友谊的嫌疑,倒也还算干净利落。至于佟大为饰演的英勇神武的班长,以及那个最后挺身而出化为女儿身的陈乔治,老谋子估计是为了传达中国人的英勇抗战和团结善良,全是下了狠手美化过的,原著里可不是这么些个圣人般的光辉形象。至于妓女间、女学生间、以及这两个群体之间的戏剧冲突和细节描绘,电影里也只捡了一些老谋子大概认为紧要的演了,其余的一概略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