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7

人生如戏,半路出家却被称为国宝级演员

世间,有这样的戏骨即使他们没有多少戏份,但是只要站在那里,即使一个眼神,一个微笑都是会让旁边的工作人员鸡皮疙瘩起满身。换言之,即使一个皱眉,满头的抬头纹对于观众来说却满满的都是戏,他就是金士杰。

图片 1

最近看到一段公益短片,内容是一位老人和一小姑娘跑步时的对话。

图片 2

如果没有他,《楚乔传》在豆瓣可能连5.5的评分都到不了。比起最牛配角这个称号,他更应该配记住的名字是金士杰。

图片 3

如果说他你不是太熟,那我想说到《绣春刀》里面的魏忠贤,你也许会有耳闻。

01他叫金士杰

随着《楚乔传》开播,这部剧中席老太爷的反派形象太入骨了。

他的每个眼神,每一声大笑,都让人觉得背后一凉。演员为我们贡献了教科书般的演技,他就是话剧爱好者心中神一样的人物——金士杰。

微博热搜榜上的“赵丽颖PK金士杰”,论演技,我总觉金士杰是分分钟胜出。

图片 4

说到金士杰这个名字你也许很陌生,但你还记得去年刷爆朋友圈,让百万观众落泪的那段“父亲独白”吗?

图片 5

一段5分钟的独白,让这部电影免于年度烂片实力选手之列。每一句台词由他说来,不动声色,在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早已泪流满面。

金士杰几乎演了一辈子的配角,靠爆棚的演技,即使再烂的片子,也能凭借他拉回及格线。

图片 6

电影《绣春刀》中,金士杰饰演的魏忠贤溃败时,短短几瞬,却出现了若干个不同层次的神情。这便是金士杰最可怕的地方,演技稍稍一露,便已让人目眩。

图片 7

对,就是他,一个年逾六旬的瘦干老头!和梁朝伟、金城武、舒淇、张震、章子怡等演艺界大咖合作,金士杰几乎演了一辈子的配角。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02连抬头纹里都有戏

15年出演《师傅》,他拿下了北影节的最佳男配角,而蒋雯丽廖凡,都仅仅是提名而已。圈内人评价他“连抬头纹都有戏”。

2011年,金士杰获金钟奖戏剧男主角提名,结果潘玮柏爆冷折冠,全场哗然。更有人直接说:“金老师用眉毛也能赢你。”

潘玮柏倒也很老实:“用汗毛就行。”

图片 11

别人当配角,是去打酱油的,金士杰却能只用几个镜头,就能在一部片子中大放异彩,即使烂片,他也能将其救上岸。

图片 12

有人说,他的演技,就应该拿影帝。金士杰自己倒不在乎,他说自己客串电影,只是为了讨生活,发自内心真正喜欢的,其实是话剧。

导演赖声川也说过:“台湾剧场之所以有今天,有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金士杰。”

图片 13

金士杰可能拍过烂戏,毕竟要生活,但是很少有烂角色。

商业片是为了赚奶粉钱,话剧才是他真正的舞台。他从来就很清楚。“台湾现代剧场的开拓者”,这称呼也不是白来的。

64岁的他,皮肤松弛,抬头纹扎的晃人眼。但在我心里,他永远都是一个不一样的文艺青年。

图片 14

1979年的一部《荷珠新配》,让整个台湾的文艺圈,都发现有一个乡下年轻人,很会演话剧。

而36岁那年,和林青霞一起出演的《暗恋桃花源》,让他真正“红”了起来。

图片 15

江滨柳与女主角云之凡因战乱离散,40年后,江滨柳病危时才得以再次相见。

大陆、台湾、一生、命运都在这个剧里。几乎用了一辈子去探寻自己的内心世界,可以说,戏里戏外都含着他的本色。

有人笑着说,这部话剧演了20年,女主角都换过几批人了,江滨柳却还是金士杰在演。

因为他的名字就是一个魔咒,当时根本没有人敢接他演过的角色。

图片 16

03敢让自己这么穷,只因自己的理想

图片 16

短片中,女孩抱怨着,毕业之后只能拿到22K的薪资实在太少了。22K是台湾企业愿意开给初入职场年轻人的薪资水平。按现在的汇率,折合人民币4800元左右,在台湾,算是比较低的收入了。

他还是电影《痞子英雄2》里面的政府首脑。

03敢让自己这么穷,只因为理想

金士杰是在眷村长大。

1949年国民党各军种部队、单位进驻台湾,政府用竹篱笆围起一个个“城中村”,与台湾本地相互隔绝。这些“城中村”就是眷村。而他们是台湾的“外省人”,是一个没有祖坟的族群,有种与生俱来的悲剧性。

图片 18

金士杰出生在南腔北调的眷村里,小时候他已经能够完整地表达一则笑话或是动作,时常引起同学们的哄堂大笑,称他为“小丑”。

小时候的他就非常喜欢读书,但因为他看到周围的朋友被扭曲的教育制度和无聊的课业考试折磨成学习机器,觉得非常可怕。读书,本来不是一件开心的事吗?

图片 19

在屏东农专畜牧科毕业,当完兵后,他去牧场养猪。

那时他就是所谓的文艺青年,酷爱电影和读书,天天混在书店,“哲学的、文艺的、心理学的、社会学的,他全都爱看,全都涉猎。

养猪这件事变得不再浪漫。他离开了牧场,准备去台北“文艺青年的生活”。那年他27岁。一边干苦力活儿搬货赚生计,一边搞从小的志业:说个故事或写个故事。

图片 20

没有任何专业经历,长得还挺丑,突然有一天就跑去演戏了。他这么形容那段生活:

闷热的仓库里搬货点货,晚上睡在还有其它人等的宿舍里,下班时间他们拌嘴、打牌、喝酒、看电视,我不理人不管事,白纸摊开埋头写我的。一辈子没上过一堂编剧课,又自视甚高,我下笔很慢,小宿舍里折腾前后整整十个月,生下第一个孩子《演出》。

图片 21

因为看不惯当时的话剧,没有一分钱的他自己成立了“兰陵”剧坊。

公告发出去后,来参加社团的人,都穿着破球鞋,灰白的上衣……几十年后他在一个采访中笑着说:“我们不是话剧团,倒像是丐帮。”

图片 22

但金士杰坚信话剧艺术即便没钱也可以做得很好。“为什么必须得有钱才能做演出呢?天空就是屋顶,大地就是舞台,我要证明没钱也能做舞台剧。”

图片 23

很少有人知道,在经营兰陵剧坊期间,金士杰差点就穷到吃不起饭——是真穷,非常穷。

当发现朋友李昂家经常有剩饭,他提出要来吃剩饭,还提前说好规矩:只吃剩饭,不能因为他来而故意加菜;

于是金士杰还真的过起了去李昂家吃剩饭的日子。

图片 24

“敢让自己这么穷,只为自己的理想。”庆幸的是,真诚的演技,就是最好的特效。

兰陵剧坊凭借他自编自导的《荷珠新配》名声大震,一经上演,便引起话剧界轰动,成了台湾大学生最喜欢搬演的戏剧,可以说这部话剧开启了台湾现代剧场的序幕。

图片 25

谢幕的时候,等待话剧团的是鲜花、灯光、掌声,大伙儿却独独找不到金士杰了。

最后被人发现他躲在后台的一个角落,嚎啕大哭。不是因为感动,他是在发脾气:

我确定十年寒窗就是十年寒窗,你为什么在第三年、第五年的时候就让我天下皆知?我进这一行,爱的就是这十年寒窗。一朝麻雀变凤凰,是明星的生活,或是浪漫影视作品中的故事。

我不喜欢在刚起步的时候,给我太多荣耀。

奇怪的是,他骨子里这种古怪的执拗,不让人讨厌,反而更让人佩服。

图片 26

而这位老人帮助小姑娘算了这样一笔账:「如果按照平均寿命男76岁,女82岁计算的话,假设我们还有60年可活,365X60=21900。这是人生的22K。」听到这个数字,女孩一脸惊讶:我们的人生,真的只剩两万多天了?人生第一份工资是多是少,可能对现在刚毕业几年的年轻人,显得确实重要。

图片 27

04好演员往那里一站,就什么都有了

金士杰和兰陵剧坊红了。粉丝都称他:“金宝”。

他依旧每天骑着自行车,穿行在台北的街头,赶去排练室,风灌进宽大的T恤里,远远看去,像一只在飞的鸟儿;

而这一身旧衣服,你转眼会看到他穿着上节目宣传,或是接受采访。

图片 28

近些年,每次出场只有零星几个镜头,却三次被电影节提名,最终靠自己收放自如的演技,拿下了最佳男配角。

图片 29

他当配角的片子,或许有烂片,但金士杰,这三个字,就是演技的担当。圈内人笑称:和金老师对戏,简直是被碾压。

这个万年配角,别的不敢说,却敢大大方方承认一句,自己从来没有演烂过角色。

好的演员就是一站在那里就什么都有了。稍微次一点的演员是一站在哪里一类人的形象就有了。再次一点的是在导演的启发下接近人物角色了。

图片 30

因为他实在是太固执,在大家都忙着出名,赚钱,他却愿意守着一方舞台上的喜怒哀乐。

有人说,人生如戏,其实,是戏如人生。

今年五月,他上了《朗读者》节目,朗读自己演过的一个话剧片段,结束后,董卿红着眼眶说:

当一个很固执的,甚至已经开始有些衰老的人,和最鲜活的生命拥抱的时候,我们真的明白了,爱是唯一理智的行为。

图片 31

豆瓣有一个小组,叫“永远的金士杰”。有人发帖提问,你们喜欢金宝什么?

看到了十年前的一条回复:我爱他的真诚、率真、不合时宜;我爱他对艺术的认真和纯粹;我爱他对于爱情的定义及坚持。

十年后的今天,我想说,这位朋友,你没有爱错人。

我们能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工资卡中的“22K”这个数字,慢慢变多。可是我们人生中的22K,却会越来越少。

如果这两个你都不清楚,那么《剩者为王》里面那个舒淇的老父亲你应该知道吧,虽然那部影片不是太好,但是金老先生对女儿的独白却能让影片提升几个档次。

想到这里,你还会选择在这不到22K的时间里,去做一些并没有意义的事吗?我们是不是应该开始,着手设计自己这不到22K的人生了?把日子过得舒心、悠长一点,用喜欢的事情填满自己的人生,用热爱的事物来装点自己的生活。让每一天,都有24小时的样子;让每一刻,都有自己喜欢的模样。

图片 32

人生只剩22K,谁都没有资格浪费,下一个十年,你会在哪里?

这些如果都不太清楚,那么《楚乔传》里面的宇文府三房老太爷一定知道吧。

而这位老人的扮演者,是中国著名演员、在台湾有「话剧之神」美誉的金士杰,查找资料,看他的生平的时候,看到他用最追随本心的方式,度过了人生一个又一个十年。我一点都不担心与众不同,我只担心众与我不同

图片 33

图片 34

他的表演简直是教科书的典范,即使一个眼神。然而,他却是半路出家。

金士杰1951年出生于台湾屏东东港的眷村,在四个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二。他说“眷村出来的小孩有点像吉普赛人,是一个没有祖坟的族群,有种与生俱来的悲剧性。”从小在眷村长大的金士杰,曾是空军小学出名的“小丑”,身上的喜剧因子,伴随这种悲剧感,让他成为后来“永远的江滨柳”,直到现在,每当熟悉的音乐和台词想起,我仍会忍不住热泪盈眶。

他当初为了躲避台湾的‘高考’进入一所畜牧类学校,为了逃避学业的压力,开始用业余时间求知,陶醉于书店和电影院之间,当他第一次进入书店时,他回忆:“当时只有一个感觉‘饿’”因为看到那些书,他欣喜若狂,一本接着一本的读,直到读了一本关于导演的书籍,一颗种子埋在他心中,原来当导演那么酷。

“我去了昆明,你怎么办?”

图片 35

“等你回来。”

毕业后,为了给父母一个说法,报答父母,他作为一名兽医在农场里面养猪,然而那颗文艺的心促使他抱着一把吉他来到猪圈中央,为了气氛,猪围着他转。直到一年半后,他看腻了猪,想要去看人。于是辞职,给父母说自己要去台北找工作。

“然后呢?”

他找到的一份工作是仓库管理员,每当下班,拿出正在写的剧本,一写就是10个月。他说,自己写剧本不是想给任何人看,就是自己写的痛快。

“等你回来。”

图片 36

在屏东乡下的东港,金士杰常在海边骑车、散步,甚至在乱葬岗里独自体味孤独。郑愁予的诗、克尔凯郭尔的日记,《荒漠甘泉》都是他的知己。因此,金士杰常称自己为“文艺青年”。而这个文艺青年却报考了屏东农专畜牧科,毕业后在牧场养了一年半的猪。从喂食、清洁,到配种、绝育,他都曾一手操持。

他的痛快让剧本逐渐增多,后来为了一个文艺的梦想,他创办一个剧团,0工资招募来爱艺术的人们,但是他们没有钱,多次被人拍拍肩膀,微笑,仿佛在说:“没钱,你们会死的很惨”。金士杰先生不信邪,即使没钱,也能演出。但是没钱,怎么吃饭呢?

在《鲁豫有约》中,金士杰回忆起自己小时候,长辈和亲戚和天下所有的七大姑八大姨一样地对他充满担忧:你这样子一直下去,也不是办法吧?你会不会觉得你太与众不同了?

图片 37

而金世杰却随口回答:我一点都不担心与众不同,我只担心众与我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