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小影摘掉,你要死掉了

你要死掉了 文章内容摘要:现在由我为大家讲个笑话。 题词是《你要死掉了》
妇人上街,姿态妖燎,屁股老扭,身上钥匙,难以招架,晃来晃去,脱离妇人,掉落地面,一位帅哥,走在后面,出于本性,,忙喊妖人:“大婶,你钥匙掉了,你钥匙掉了。”妇人回头,对着帅哥,一顿暴骂:“你才…

“不行不行这是我给小影摘掉!我就要我自己摘的!军工大哥谢谢你!我就是明年再来我也得把兰花找回来!”我就推开他的手坚持着要自己走。大黑脸怅然若失:“哎!你站住!你走了我怎么办?”“什么怎么办?”我站住回头纳闷,“该怎么办怎么办啊?”大黑脸有点着急:“我跟谁说话去?!好不容易今天礼拜天,我还有个人说话,你这走了我跟谁说话去?!”我就一指那个士官:“他啊!”“他会说个鸟儿啊他?!他要会说话我能成天闷的要命!他就跟个影子一样就会跟着不会说话!”大黑脸急了,“你不能走!”“那不行!”我梗着脖子,“花儿是我给小影摘的!我一定要找回来!”那个士官想说话但是大黑脸一瞪他就不敢说了低头把橡皮艇最后叠好往自己肩上扛。“反正你不能走!”大黑脸插着腰一幅命令的姿态。我还就不吃这套!别看你对我好但是我就不能让人命令我我是军人被上级命令那是应该的,但是你是个军工我怕你个鸟?!再说那是我给小影摘的就是大灰狼来了我都肯丢命不肯丢花儿我干吗要因为你不去找花儿?!我就走。“哎哎!”大黑脸在后面无奈的喊我,“你怎么去啊?”“走!”我咬牙走着。“你这不要走到明天去吗?”“走到明年我也要走!”我心一横,“我不能把花儿丢下那是我给小影的!”“好好你回来我给你想个办法!”大黑脸叫我。我回头:“你有什么办法?”大黑脸:“反正就是有办法,你这个样子不能走回去!”“那你开车送我回去啊?”“我也不回去了咱俩开车耍去!这边林子可漂亮了保证你没有见过!”大黑脸跟哄小孩一样哄我。“我不耍,我去找花儿。”我掉头就走。“那行我给你找!”他喊我。我回头:“怎么找?你也不肯开车送我,我自己走又不让走,你到底想怎么样啊?”大黑脸一指那个士官:“他去找!”那个士官刚刚扛着橡皮艇往车上放,听见了吓了一跳。我看看他:“不合适,干吗要人家跑那么远啊?”大黑脸就说:“他最近就闲着发毛想运动运动,业余爱好就是操舟今天为了救你没有玩爽。让他回去玩玩吧——”他看那个士官,“你说是不是?”士官为难的:“……是。”大黑脸眼一瞪:“怎么的?!你不乐意啊?”士官:“不是这我去了谁开车啊?”大黑脸手一插腰:“我不会开啊?”士官忙解释:“不是,这……阿姨专门叮嘱我你不能开车,最近你心脏不是又不好了吗?”大黑脸急得指着他的鼻子骂:“你是个死脑筋啊你?!我好不容易开心一次你还跟我过不去啊?!啊?!”士官忙立正:“我错了!”大黑脸:“知道错就好,说你也跟说木头似的!钥匙给我!”士官:“不行!我答应过阿姨的!”大黑脸急得不知道怎么办好:“我就没见过你什么时候通融我一下!摩托你给我收了不算还说表现不好不还我,现在连车都不能开了?啊?!我还是不是大……大黑脸了?!我鼎鼎有名的大黑就要老是听你的鸟指示?!钥匙给我!”士官崩着脸:“不给!你打我骂我都成,车不能开!”大黑脸急得:“这还有没有自由了我?!”士官:“反正说下来天,你就是枪毙了我也不给你!”大黑脸没办法了,看见了我在那儿傻了眼的看:“你你你——你会开车吗?”我急忙点头,我早想过过车瘾了在侦察连的时候我没事训练完就去车库开我们侦察连的大屁股班用侦察吉普车满操场忽悠。那儿没人训我都疼我,连里车管干部让我随便开不出院就行。来了这个鸟地方什么游戏都没有了。大黑脸就指我冲着士官:“钥匙给他不给我成了吗?我最后跟路上抓个兵给我开回去成不成?”士官还在犹豫。大黑脸怒了:“人家军区侦察兵比武出来的你还信不过怕啥啊?你没考过复杂地形车俩驾驶这一项吗?”士官想想:“是!”跑步过来钥匙塞到我手上还用力的握握千言万语尽在这一握,半天没松开,他才看着我的眼睛说:“小心点儿!出了事儿我一定要收拾你!”我被吓坏了拿着钥匙不敢接。“妈拉个巴子看你把人家孩子吓得?我是纸糊的吗?!”大黑脸怒了,“赶紧滚!去把那什么花儿给我找回来!找不回来你就别回来跟山里喂狼崽子!去!”士官一敬礼:“是!”马上利落的从车上取下橡皮艇气管船桨什么的开始吭哧吭哧打气。大黑脸过来扶我:“咱们走!开车耍去!”我犹豫的看士官:“这合适吗?这个班长……”“他就想运动运动操舟玩。”大黑脸挤挤眼问士官,“你说是不是?”士官就立正:“——是!”居然没有任何不愿意!我就纳闷,这两个多小时自己操舟可不是一件很让人享受的事情!屁股坐疼来回换地方都没有用处不说,还一路没人说话呢!大黑脸就拉我:“这狗日的地方从那个狗日的大队长到下面没一个不是鸟人!走!开车耍去!”士官突然起身:“等等!”大黑脸回头:“还想作啥?”士官摘下腰间的手枪和枪套,甩给大黑脸:“你带着用,你不在我拿着也没有用。”大黑脸接过来:“这还差不多!——走!汉子,我带你打兔子去!这山里兔子可多了!”我就跟他走了。

  第十一章    正邪一念    行胜于言    本故事纯属虚构    云在飞被打倒在地口吐鲜血,那天门山·天门道友叫了一声捆妖绳…那绳子像条飞龙一般呼啸而去,云在飞看事不妙,一个纵身想要逃窜,    只见那捆妖绳变的又长又大,速度如闪电一般绑在了云在飞身上!啊……扑通……云在飞从半空掉在了地上……!    心柔道;这妖人无恶不作,让我一剑刺死他算了,逍遥急忙…且慢;曾经苍云山大战之时,他被那邪刀控制心魂,入魔还让咱们快逃,也许他本性不坏……    云在飞被绑的死死的,大叫着,五个打一个,算求本事,来给我单挑啊!哈哈哈…哈哈哈!调皮的心悦来到云在飞跟前,扭了扭云在飞耳朵道;你这大魔头来单挑啊,放开我;有胆量放开我,心悦道,店小二把辣椒拿过来,这魔头再敢叫“就让他吃辣椒”众人一听哈哈大笑,那云在飞变老实了许多。    云雷大声道;五位英雄好本事啊!今天晚上我坐东,给五位英雄接风…!好!!!这时一位壮年走了过来,双手抱拳道;五位英雄久闻大名,杀死狼妖江湖传的沸沸扬扬,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我乃芒砀山紫阳真人门下弟子玉恒子,你们几位朋友我交定了,哈哈…逍遥等抱重拳回礼!一时间三十六坐名山,一百零八位道友,你捧我赞。……上酒……干干干……    逍遥拿着酒壶来到云在飞跟前道;云兄:请,被绑着的云在飞看了看逍遥,笑道:哈哈哈!没想到连我二十招都接不了,这帮人还敢成以为英雄…!哈哈.可笑……逍遥道;我是打不过你,可我从不做那些伤天害李之事.!而你打家劫舍,无恶不作,难道你打的赢我就可以被人尊重吗?哈哈哈弱肉强食,天经地义!我行我素,有管他人如何,在看你们这些道人,虚情假意,看似谦谦君子,却个个心怀鬼胎,哈哈哈……你说什么…再说一遍……众人大怒,心柔拔出宝剑道;被想留你一命.可你不知悔改,想到年一帮强盗屠杀了明泉镇,而我是明泉镇唯一的幸存者……这仇就有你来偿还吧……逍遥;且慢……云兄…我相信你是被那邪刀迷住了心魂…今日我等将你打败,是以多欺少,今日我将你放了,希望你能改邪归正。你若再敢伤天害理,我学艺归来定将首刃了你……说着;逍遥喊了一声:天门道兄;还是放他走吧,免得让人耻笑,众道友力战他一人……嗯好的!这时天门道友念了几句咒语…回;那捆妖绳嗖嗖的从云在飞身上落下,回到了天门道友手上。    云在飞.站了起来,看了看心柔,问到;你是当年明泉镇一位大婶救走的那个小孩吗?心柔道;你是何人,为何知道当年之事!云在飞又问;你可听哪位大婶说过,你有一位姑姑名叫祝秀莲!也是嫁给了明泉镇一位猎户……心柔不解道;当年听师祖说起过,有一位姓云名天笑的猎户经常和我的父亲一起打猎……云在飞心痛的道;那云天笑正是我的父亲…!你的姑父……    云在飞;当年众强匪屠杀镇子,母亲将我隐藏在地窖之中,我亲眼看着父母被杀,而我太小,听了母亲的话,不敢吭声,所以躲过了一截。这么多年,为了给明泉镇死去的相亲报仇我四处寻找名山拜师,却被人说,我杀戮太重,不敢收我为徒。最终遇到了我的师傅;黑风道人…可我报仇心切十五岁大闯骑马山,可没想到王老大之子“王鹏”如此厉害大战三十回合我就败下阵来,也许那王鹏真的心善,不忍杀我,而且放了我,但为了替父母和全镇老幼报仇,我偷练了师父独门秘籍“黑风剑法”可是还未能打败王鹏…!我那师父原本就是邪恶之人,看我报仇心切,便把我送进了阴风谷,拜那阴风道人为师传我“赤影魔功”又指引我去芒砀山,盗取斩龙刀,又进了碧水寒潭杀死了神龙兽,吃了他的龙胆……二十岁那年,我又去了骑马山,杀死了一心向善的王鹏…!夺取了他的武功秘籍,“天劫剑法”法力和武功“人界”几乎无人能及…!后来我发现我也有善良一面,一心想做好人,但是那把魔刀不知不觉控制了我的心魂。直到魔刀被那老头抢走,我的心神才渐渐清醒……    心柔道;你杀死了王鹏,你可知那王鹏虽为王老大之子,却从没干过坏事,云在飞;我当然知道,可我一直被心魔所控,再加上明泉镇仅剩我一人!每天我都活在消极之中,直到遇见你,我的亲表妹;我的心魂才变得这么清醒。心柔道;你若真想认我这个妹妹,你能改邪归正吗?自古正邪不两立,倘若你不能改邪归正就算我是你妹妹也不会认你……    天门道长;云兄,那昆仑设有三关;玄关,灵关,和仙关。倘若你能过关,不但可以洗去你身上的邪气,还可以修得仙身,更重要你可以与妹妹相认,你看如何……    云在飞;我作恶多年,你们会给我从新做人的机会吗!心柔;哥哥,论亲戚你和心悦是我最亲的人!你法力高强,听说昆仑三关,十分艰难,望您能帮助妹妹和众人顺利过关。    心悦;云在飞心柔是我姐姐,你是他亲表哥,那我也是你亲表妹,你一定要去闯关,到那时候你改邪归正,又帮助我们这些道友过关他们不但对你感激,还会更加钦佩,到那时你可谓是功德无量。    云风道友;云兄你法力高深,望您能帮助众人顺利过关,众人感激不尽…!    “众人”……还请云兄相助……    云在飞得到众人夸赞,那邪恶的心魔几乎凭空消失,大声道;我云在飞愿同大家一道闯关,若真能改邪归正,我云在飞感激不尽…………“众人”好!好!……    午夜的西昆仑客栈无比热宣,大碗的酒吆喝着干干干,云在飞被正义所激燃,狂饮盅酒把盏,正邪乃是一念,洗心革面,挥正义在天地之间,今夜无眠,伴着酒意,向昆仑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