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7

摇滚歌手郑钧与瑜伽的渊源,怒斥排行榜上的歌都是屎

图片 1

说到郑钧的名字,很多人脑海中会浮现出这样的形象:一头长发、扛着吉他,在酒吧中尽情摇晃,叛逆而无畏地唱着摇滚的恣意青年。

2016年的第一天,郑钧在自己的微博发了这样一段话:“不管是2015,还是2016,不管有没有雾霆,不管什么天气,也不管今星期几,不管昨受了风寒鼻涕横流,每天早上要做的功课,该练的瑜伽必须练完,心里才踏实。坚持是最美好的,什么展望什么计划什么各种会聊都没用。祝各位2016善待自己,行动起来,吉祥如意!”

“我希望能够尝试和体会不同的东西,人生对我而言就是一个特别牛逼的游乐场,我一个个游戏玩一遍。”

图片 2

十多年前,郑钧在病急乱投医的情形下遇到瑜伽。这也是一种缘分,一种不需要太多时间去质疑便予以臣服的境遇。因为演艺事业的高潮迭起伴随长期不健康的生活习惯使得郑钧的身心分崩离析。“免疫力下降,睡不好觉,神经衰弱。”现在的他回忆起当时的情形仍愁容不改。“看了病,问了医生,许多办法都没有用。”郑钧直言:“我需要的不是一个宗教,我需要的是一个办法,解决问题的办法。瑜伽调解了我身心各方面的问题,让我第一次体悟到人生还能以这样一种放松的、快乐的状态活着。这个方子,我用了确实行之有效。”

在6月24号“私奔”全国巡回演唱会北京站落幕之后,郑钧和妻子刘芸都发了一条微博。

如今,51岁的郑钧依旧自由随性,依旧喜欢在舞台上用力嘶吼,但是会在每天清晨雷打不动地打坐、练瑜伽,过上了半僧人式的生活。唱着摇滚,做着瑜伽,郑钧依旧是那个郑钧,但似乎又有我们不太熟悉的一面。

图片 3

在吃瓜群众大呼被喂一把狗粮的同时,人们也真切的发现这个在台上唱着摇滚乐的郑钧早就不再是那个呐喊愤怒,留着长发有着二十岁面孔的郑钧了。

图片 4

许多人都知道,郑钧是年逾十载的资深瑜伽习练者。但他总是谦逊地纠正大家,他真正的习练,是在近六七年,遇到了现在的师父阿嘎巴仁波切才开始的:“当时遇到师父,是他第一次开班教学,在北京郊区。我们闭关三天,进门就被没收了手机,止语,学员之间不说话,也不跟外界联系,就自己跟自己待着。”每天早晨6点起床,6点半上课。师父讲课、带领打坐、练瑜伽、再练打坐,练呼吸。

曾经的郑钧,是怎样的呢?

近日,在《今晚九点见》的节目中,郑钧对时下很流行的焦虑问题,谈了自己的看法,他说自己身边的朋友都十分焦虑,大家都太紧张、太饥渴了,但是他觉得没必要那么焦虑,在他看来简单一点挺好的。

餐食都是统一的素食,每个人领了餐坐回自己的位置,默默吃完,再把盘放回去,休息一会儿接着上课,一直到晚上9点半。然后回到各自的房间睡觉,第二天又开始。就是这三天的闭关课程,为郑钧的人生开启了一个新的方向:“师父讲的不仅仅是禅修、瑜伽。他讲人是怎么回事,人的身体是怎么回事,烦恼和痛苦是怎么产生的。

是热闹的,是真切的,是愤怒的,是动的……

图片 5

这对当时的我帮助极大。”自那之后,郑钧持续跟随师父修习。他说:“我是一个实用主义者,最重要的是学习了这个东西对我真的管用。我就会坚持去学它用它,否则把它说得再玄乎,对我而言不起作用,它也是没有意义的。”

“那时候天天玩,体会到一种空前的自由和刺激,因为没有人能管得了我,我想干嘛就干嘛,完全是随机的。”郑钧说。“那是我最火的时候,大家都围着我转,每天都是大party,喝得大醉,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生活。”

图片 6

图片 7

他躁动极了。

但其实,年幼郑钧也是一个十分容易焦虑的人,在郑钧八九岁时时,因为父亲早逝,他一度觉得看不到生活的希望,感觉看不到生活中阳光的一面,整个人脾气十分暴躁,身心处于紧张状态,甚至想要跳楼自杀。郑钧说那一段时间,他母亲最担心的是自己疯了,绝望的时候真的想要跳楼。

郑钧非常耐心地分享他的习练历程,尤其是讲到自己的师父以及他所习练的藏密瑜伽:

他在《无为》中写到“有一张二十岁的脸孔
我让你看到/有一颗两千年的心情却有谁知道/我无为却想无所不为/我在梦游/我在沉睡”

图片 8

在藏文当中瑜伽叫做NELJOR,
NEL指的是一切事物原初的状态,如同是空。JOR是万事万物存在的过程,指的是无常。NEL和JOR两者指的是世上万物原本的状态和体现出来的状态。因此,瑜伽是指每个人回归到本来如是的状态。

他曾把颓废当做人生的信条,每一次头脑中的冲动都被重视,每一个离奇的想法都要被实现。

图片 9

郑钧介绍道:“藏密瑜伽主要是修行、秘法的辅助手段,在修习中着重对气、脉、明点的明确联系。印度瑜伽和藏密瑜伽既有区别,也有相互融合的内容,譬如:藏传佛教的磕长头,全身俯地的朝拜是来自喜马拉雅的传统,这是印度宗教文化里面没有的。

想去西安吃泡馍,便和同伴一起,拎着啤酒,从北京一路杀到西安,喝了三天,然后回来继续创作,表演。

此前有媒体报道,郑钧曾有一段神经衰弱,身体亚健康严重,为了调理自己的身体,他吃了很多中药,然而并没有任何作用。后来因为瑜伽和打坐,郑钧的情绪逐渐稳定下来,整个人放松了下来。郑钧表示这十年来,他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在打坐上,这成为他内心深处最大的乐趣,从中能收获到自在和幸福。

为什么要磕那么多长头,其实这本身就是一套完整的瑜伽动作
:磕长头时两手合十,触额、触口、触胸,表示身、语、意合为一体,加上呼吸。这些都是古老的喜马拉雅修行的方法。.郑钧感慨地说二“我很幸运,今生得以见识、结识甚至师从当今在世最优秀的一些上师,包括藏传佛教一些大圆满的伟大上师,以及艾扬格大师2011年到北京来,我也有幸跪拜。他们非常慈悲,教了我很多的东西,改变了我的生命。我特别感谢他们。”

他还开了一家酒吧叫Logos,一个酒鬼开了一个酒吧,能发生什么?

图片 10

二十年的不羁,十年的修行。对于郑钧,那时此刻,已是天翻地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