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雜說,鬼魂跟著你散步

三個女人在看完電視隆乳廣告之後,閒聊起各自的胸部。 A女說:「我正

我喜歡在黃昏散步。

”好久都冇D失眠,雖話給自己,身體好辛苦啦,一日唔得閑,早晨早唞都得一樣,唔知嗰陣,為邊個而生?”

是廣告上所說的那個不能讓男人一手掌握的女人,說實在話,我老公兩隻

每天下班後,吃完晚飯,然後牽著寵物狗,到公司旁邊的公園遛狗。一人一狗陪著西下的夕陽,慢慢走向黑暗,走向世界的盡頭。

每天都有很多東西,學習的,看到的,聽到的,吃到的,不經意留意到的,唯獨沒有多少時間和自己相處。

手都掌握不住,可見我有多大了。」 B女撇了下嘴:「這有什麼稀奇?我

我喜歡這種漫步隨想的感覺。移動的腳步,馱著辛苦勞累一天的大腦,任隨腦子胡思亂想。

連自己的身體都和精神脫節,不以為苦,多以為樂,終於自豪地說:“我現在的生活終於將矯情變成了情趣。”,現在也並沒有什麼反思的意思,本來就應該如此,如果我能讓這具身體,更加強壯,來支撐我那幾個想要完成的目標。

那對雙胞胎女兒,小時候都是我揹著的,她們哭著要吃奶時,我只要解開

有時,寵物狗會以一種幽怨的眼神看著我,大概它覺得我是自己玩得盡興而忽略了它的存在。

我是誰?在意識層面的我,過得沒有痛苦,沒有彷徨,只有一條,兩條,許多條我可以選擇的路程,它們通向遠方,我輕輕地踩在圓潤的石子兒上,傳來一陣陣酸麻,我的步伐邁得更快了。

上衣,把奶子這麼往後一甩,她們都可以吃到奶了。」 「嘿!這的確很壯

是的,它只是我的跟屁蟲而已,我很少會去顧及它的存在。雖然手上牽著栓它的繩子,但在我入神自我的時候,不經意就把繩子放開了。倒致經常回過神來時,狗狗不見了,到處一通找!幸虧狗狗也挺乖的,與我分開后,如果我沒去找它,它也會自己跑回家去!

天上似乎是有太陽的,有些奇怪的是,沒有云,蔚藍之中竟然沒有閃著金光的太陽,至少我現在是搞不懂的。

觀,」C女孩說:「不過比起我來,還差這麼一點,我上回在松江路地下道

那天傍晚,我又一次在散步中陷入了沉思,在公園裏到底走了多少圈我已不知道。身後跟著的狗狗早已不見蹤影,我如一個失魂之人,就這樣在昏暗燈光下走著,一圈,又一圈……

前面有個背影,大概離我有四十三米遠吧,他有意讓我看見,卻不給我過多的提示,我不知是什麼力量,但我還是充滿信任的跟著他,我心裡肯定的是——他總有一天會告訴我一些事情。

遇見想要強姦我的一個色狼,把我的奶罩都拉下來了,於是我用力把右奶

“媽媽,你看那阿姨,牽著那麽多的小朋友在這裏走了那麽久,她想幹嘛啊?”我突然聽到後面傳來奶聲奶氣的小孩問詢聲。

路旁有一隊鴨子,拖著兩只笨拙的腳,腳蹼不時因石子而變形,它們大抵是不在意的,它們喜歡池塘。野花盛開——我也索性稱這些可愛的小花為野花,以彰顯它們的自由精神,和被人尊重的矜持背後的不屈的狂野。

向他甩了過去,當場就把他打暈,甚至連嘴都打歪了!」

“哪裏有孩子啊?那個阿姨不是自己一個人在散步嗎?看她那樣子,應該是在思考問題吧。”一個聲音又從后面傳來,聽聲音,應該是那孩子的媽媽吧。

偶爾看見路旁躺著一些人,用公文包墊著頭,這荒郊野嶺的,哪裡有什麼公司?哪裡有什麼工作呀?這些人真是愚蠢!

我並沒有因為後面母子的議論而回頭,公園散步的人很多,別人的事理它幹嘛呢?

更好笑的是,有個人拿著一本地圖冊,嘴裡念念有詞,我好奇湊上前去,他倒不樂意,甩了我一句:“小屁孩,別來煩我,這他娘的。然後很虔誠的對著天空說:“我最最重要的太陽在哪裡呀?尊貴的神啊,你可為小人指點迷津,這天如此的魅力讓我不能放棄對您的尋找,原來您是在這裡的,您給予了我希望啊!”我忍不住插句嘴:“你問問別人唄,太陽東邊起西邊落,你去這兩方總能找到的,待著看不到呀?”

“媽媽,那阿姨是牽著好多小朋友啊。你看,有几個小朋友只有一條腿,衣服上還有很多血,褲子也好賍,他們怎麼不洗乾淨了再出來玩啊?那個阿姨是幼兒園的老師嗎?看她跟孩子們玩得那麽開心!”奶聲奶氣的聲音再次從後面傳來。

“滾你媽的,胡言亂語!”我心想還是早點走不浪費我這一身氣力,剛一轉頭,他撲通一下跪在地上雙手合十,開始祈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