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建国机场被捕,邓建国自曝在拘留所里写剧本

邓建国被曝与小娇妻黄梓琪陷入感情危机

炒作大鳄邓建国欠债被捕 分手半月女友称其没钱

邓建国

曾经的影视大鳄,却因为涉嫌欠债300多万被拘留15天昨天,一头桔黄头发,戴着黑墨镜、休闲打扮的邓建国首次直面媒体,看上去精神状态不错,但是细看却有点憔悴。昨天下午,在新剧《公主出山》所在的广东珠海圆明新园拍摄片场,邓建国接受了成都商报记者的独家专访,这也是邓建国走出拘留所后首次接受媒体专访,他对欠债被拘留风波、与19岁小娇妻黄梓琪分手、公司运作现状、做生意得失的焦点问题进行了回应。

导语:影视炒作大鳄邓建国因欠债被捕近日成为娱乐圈媒体关注的焦点,而邓建国的19岁娇妻黄梓琪在接受专访时表示自己已经与邓建国分手半月,并澄清嫁给邓建国并非因对方是有钱人,甚至表示邓建国比自己还穷。邓建国欠债不还被警方拘留后,也有人提出质疑,怀疑这是否又是一次炒作行为。如今妻子黄梓琪离去,邓建国一夜白头,看来这位炒作教主俨然成为一千古罪人。

邓建国与小娇妻黄梓琪的婚礼曾经被炒得沸沸扬扬,但却被曝两人只是办了形式上的婚礼,却未正式登记。早前邓建国因欠款不还被捕,更传出小娇妻黄梓琪撇下她远走老家的消息。邓建国日前接受采访表示自己确实需要还债,并强调并未与小娇妻分手,只是暂时分居,他欲追回黄梓琪与其正式登记。[page_break]

因违反限制高消费令 ,邓建国被拘留15日,10月31日才被释放。

[page_break]

被拘留15天,邓建国饱尝拘留生活之苦。出狱后,邓建国花了一段时间来调理心态,好好反省,同时也在暗中准备收集资料追讨别人欠他的债务,为自己打一场翻身战。

成都商报:当时在机场被拘留的时候是不是很意外?

炒作大王邓建国以这样一种形象出现在媒体上,恐怕是他最不乐意的昨天,头戴礼帽、双手被铐的邓建国照片刊登在了众多媒体显著位置,这条消息的风头立刻盖过了他本人和19岁新婚娇妻的家暴传闻。

有很多新闻对我很不利,说我老赖皮,把我说得像三头六臂的魔鬼,所以我必须得澄清一些事情。这是邓建国召开记者会的开场白,也说出了他从被拘留到出来之后的一些感慨,最终要的是,拘留事件让我懂得了法律是钢,谁碰谁流血。作为一个经营者,得保护自己,要不接下来就会像艺术家苏越的下场了,他好像被判了无期。很让人感慨,也让我自己突然一下子认识了许多东西,我得为自己辩解。

邓建国:我觉得不意外,作为一个经营者,经济纠纷行为是避免不了的,这是一个三角债关系,别人欠我们的,我们欠别人的,我们之前是协商好了的,而且我们有协议的。

邓建国是被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广州中院)办案人员从头等舱里请下飞机的,15日清晨,执行法官当场向他宣读了《拘留决定书》,以未按执行通知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未向人民法院申报财产,以及违反限制高消费令乘坐飞机等多项违反执行法律法规的事实为据,对邓建国拘留15天。

虽然号称影视大鳄,但邓建国在过去的十年里,事业并不如意,还沦落到要为别人去打工赚月薪。昨日,邓建国向媒体很诚恳地坦承了眼下他的资金流已经断裂,他还表示目前他欠别人的债务大概是在1500万左右。

成都商报:为什么准备两张机票,还有一张是头等舱的?

原来,邓建国在5年前因拍摄《野蛮公主》欠下300多万元债务,法院早已发出限制高消费令(以下简称限高令),邓建国却屡屡逾矩。昨天,成都商报记者联系到邓建国的秘书王先生,他在表示巨星影业是运转良好的公司后,便匆匆挂断了电话。

我自己欠的债务是1000多万,加起来大概是1500万吧。其中银行的债务600多万,包工头的200多万,有经济纠纷的有四家。现在外面说我的地产被封了,其实是财产保全,但其实跟封了也是一个意思。[page_break]

邓建国:事情是这样的,选美比赛官方给我定的是经济舱,这是事先和我的助手已经谈好的,但是我考虑身体原因就临时购买了头等舱。

[page_break]

出狱后决心反击,邓建国开始全面整理别人欠他的债务,将每一笔债务都算得很精细。做好准备的邓建国,在记者会上不仅对发言词熟练,用词谨慎,而且还拉上了律师来向记者出示他即将要打官司的民事诉讼书。

成都商报:你当时第一个电话打给谁?如何处理公司事务?

广州各大媒体发布的消息中,对邓建国被堵在机场的戏剧化过程有清晰描述。

虽然自己欠债1500万,但据邓建国自己说,别人欠他的债务则超过2000万,其中包括电视台、广告公司、还有导演和演员拿了定金却没拍戏的定金。邓建国的律师随后向记者出示了2份民事诉状,一份是广东巨星影业有限公司状告天津电视台,索讨有关《康熙微服私访记5》的播映费用,另一份则是爱蓓特食品公司拖欠的广告费用。